星空体育网页:可口可乐涨价赵一鸣零食不卖了?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可口可乐涨价赵一鸣零食不卖了?

来源:星空体育网页    发布时间:2024-07-08 14:19:59

可口可乐涨价赵一鸣零食不卖了?

  “以后在赵一鸣零食买不到可口可乐了吗?”身处河南的消费者李琪园最近在网上看到一则有关赵一鸣零食即将下架可口可乐的消息,发出这样的疑问。去年一家赵一鸣零食开到了李琪园家所在的大街,她最喜欢的就是去里面购买各种水饮饮料——通常在小商店售价3元的500ml可口可乐,在这里常常只要2元出头。

  近日,网络上流传的一份公告显示,赵一鸣零食和零食有鸣,将因厂家要求涨价而停止销售500ml规格的可口可乐及雪碧,待现有库存售罄后,该规格的可口可乐/雪碧及可口可乐中瓶装产品将全面下架。

  但这一说法已被赵一鸣零食方面否认。7月2日,赵一鸣零食就此事向界面新闻回应表示:“相关这类的产品在赵一鸣零食所有门店均正常销售,暂未受影响。”

  5月,就有新闻媒体报道河北、河南、山东等区域的可口可乐产品开始涨价,其中,888毫升的可口可乐、雪碧、芬达调整为5元,2升装PET瓶产品调整为7元。

  在界面新闻当时的走访中,自上述区域的部分经销商处获悉,该轮调价确有存在。其中,8瓶装的2升规格的可口可乐,最新调价后一箱进货价约在44-45元,涨价幅度约在3-4元,单瓶进价涨幅约在5毛。而888毫升规格的可口可乐、雪碧与芬达则跟着一起有所上涨。

  此前4月,网络上也曾流传出几份可口可乐公司饮料产品的涨价函,范围波及其旗下大多数产品,包括300ml、500/600ml、888ml的汽水,以及酷儿及果汁等,相关函件皆给出了建议零售终端涨价的提示。不过上述消息皆未获得可口可乐方面回应与证实。

  2023年5月,也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可口可乐全国多地多个终端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涨价,相关新闻媒体报道提及涨幅达2.9%-11.4%,被称为自2022年进入“3.5元时代”后的又一次提价。

  原料、供应链、包装材质及人力等成本上升,是饮料涨价的重要原因。以白糖为例,2023年下半年以来,大宗商品持续涨价,尤其是在饮料行业中占原材料成本比较高的白糖,价格连创新高。

  2021-2023年,统一中控饮料业务的净利率从13.9%降至10.9%,已下跌3个百分点,财报中点明,餐饮行业在2023年面临相关原物料价格的波动;康师傅的饮料业务净利率在2020-2022年一路从35.94%跌至31.95%,尽管2023年达到32.1%有所扭转,但相较前一年,也仅是0.15%的微增。

  但对于饮料行业来说,由于零售终端花了钱的人价格具有较高敏感性,因此涨价多是针对出厂价格的变动,不一定直接体现在商超货架上。

  以可口可乐为例,在界面新闻此前的走访中,看到终端的可口可乐价格变革并不明显。今年5月时,货架上的可口可乐价格并未随着进货价的变动而上涨。电子商务平台与线下餐饮及商超门店的可口可乐售价,个体商家定价并不统一,价格跨度亦较大,因此消费者仍有选择空间。

  到现在7月来看,界面新闻自上海一些线ml的可口可乐价格集中在3.5元,美团等线上平台的可口可乐,价格带约在3-4元,总体并未出现明显涨动。

  “压力更多是传导到了渠道环节。”快消品线下零售监测机构马上赢副总裁任运志告诉界面新闻。

  任运志表示,为了尽最大可能避免出现零售端产品大批量跟涨的情况,品牌和经销商之间也可能通过多种方式来调节应对。一是经销商主动压缩利润空间,二是品牌通过调整陈列费用等多种方式缓解经销商压力。

  在界面新闻此前的走访中也印证了这一点。有经销商表示,涨价规定对终端零售价格没有硬性要求。

  回归到赵一鸣零食等量贩店与可口可乐的关系,零食量贩店的价格上的优势主要源自这种业态对供应链条的缩短,通过减少中间的经销商与代理商,拿到相对低价的产品。

  而可口可乐这样的品牌零食通常是零食量贩店内的引流产品,低于常见零售价的原因,也多是由于量贩店的自行补帖,为此吸引大量消费者选购。

  鉴于此,出厂价的上涨亦有可能对量贩店造成压力,但作为经典饮品,可口可乐的明星效应也无法忽视。而如何平衡这两点,也是一种考验。

来源:星空体育网页    发布时间:2024-07-08 14:19:59
详情

  “以后在赵一鸣零食买不到可口可乐了吗?”身处河南的消费者李琪园最近在网上看到一则有关赵一鸣零食即将下架可口可乐的消息,发出这样的疑问。去年一家赵一鸣零食开到了李琪园家所在的大街,她最喜欢的就是去里面购买各种水饮饮料——通常在小商店售价3元的500ml可口可乐,在这里常常只要2元出头。

  近日,网络上流传的一份公告显示,赵一鸣零食和零食有鸣,将因厂家要求涨价而停止销售500ml规格的可口可乐及雪碧,待现有库存售罄后,该规格的可口可乐/雪碧及可口可乐中瓶装产品将全面下架。

  但这一说法已被赵一鸣零食方面否认。7月2日,赵一鸣零食就此事向界面新闻回应表示:“相关这类的产品在赵一鸣零食所有门店均正常销售,暂未受影响。”

  5月,就有新闻媒体报道河北、河南、山东等区域的可口可乐产品开始涨价,其中,888毫升的可口可乐、雪碧、芬达调整为5元,2升装PET瓶产品调整为7元。

  在界面新闻当时的走访中,自上述区域的部分经销商处获悉,该轮调价确有存在。其中,8瓶装的2升规格的可口可乐,最新调价后一箱进货价约在44-45元,涨价幅度约在3-4元,单瓶进价涨幅约在5毛。而888毫升规格的可口可乐、雪碧与芬达则跟着一起有所上涨。

  此前4月,网络上也曾流传出几份可口可乐公司饮料产品的涨价函,范围波及其旗下大多数产品,包括300ml、500/600ml、888ml的汽水,以及酷儿及果汁等,相关函件皆给出了建议零售终端涨价的提示。不过上述消息皆未获得可口可乐方面回应与证实。

  2023年5月,也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可口可乐全国多地多个终端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涨价,相关新闻媒体报道提及涨幅达2.9%-11.4%,被称为自2022年进入“3.5元时代”后的又一次提价。

  原料、供应链、包装材质及人力等成本上升,是饮料涨价的重要原因。以白糖为例,2023年下半年以来,大宗商品持续涨价,尤其是在饮料行业中占原材料成本比较高的白糖,价格连创新高。

  2021-2023年,统一中控饮料业务的净利率从13.9%降至10.9%,已下跌3个百分点,财报中点明,餐饮行业在2023年面临相关原物料价格的波动;康师傅的饮料业务净利率在2020-2022年一路从35.94%跌至31.95%,尽管2023年达到32.1%有所扭转,但相较前一年,也仅是0.15%的微增。

  但对于饮料行业来说,由于零售终端花了钱的人价格具有较高敏感性,因此涨价多是针对出厂价格的变动,不一定直接体现在商超货架上。

  以可口可乐为例,在界面新闻此前的走访中,看到终端的可口可乐价格变革并不明显。今年5月时,货架上的可口可乐价格并未随着进货价的变动而上涨。电子商务平台与线下餐饮及商超门店的可口可乐售价,个体商家定价并不统一,价格跨度亦较大,因此消费者仍有选择空间。

  到现在7月来看,界面新闻自上海一些线ml的可口可乐价格集中在3.5元,美团等线上平台的可口可乐,价格带约在3-4元,总体并未出现明显涨动。

  “压力更多是传导到了渠道环节。”快消品线下零售监测机构马上赢副总裁任运志告诉界面新闻。

  任运志表示,为了尽最大可能避免出现零售端产品大批量跟涨的情况,品牌和经销商之间也可能通过多种方式来调节应对。一是经销商主动压缩利润空间,二是品牌通过调整陈列费用等多种方式缓解经销商压力。

  在界面新闻此前的走访中也印证了这一点。有经销商表示,涨价规定对终端零售价格没有硬性要求。

  回归到赵一鸣零食等量贩店与可口可乐的关系,零食量贩店的价格上的优势主要源自这种业态对供应链条的缩短,通过减少中间的经销商与代理商,拿到相对低价的产品。

  而可口可乐这样的品牌零食通常是零食量贩店内的引流产品,低于常见零售价的原因,也多是由于量贩店的自行补帖,为此吸引大量消费者选购。

  鉴于此,出厂价的上涨亦有可能对量贩店造成压力,但作为经典饮品,可口可乐的明星效应也无法忽视。而如何平衡这两点,也是一种考验。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